让“心病”不再“潜伏”

在山东省聊城市精神卫生服务中心举办的“家庭主持人”的心理减压服务沙龙中,父母听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谈话,讨论了亲子关系。新华社记者杨洋摄影

心理健康是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心理健康问题日益突出。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情绪障碍和焦虑症患病率呈上升趋势,抑郁症患病率为2.1%,焦虑症患病率为4.98%。

《健康中国行动》拟议的心理健康促进活动,到2022年和2030年,居民的心理健康素养水平提高到20%和30%;失眠的患病率,焦虑症的患病率和抑郁症的患病率减慢。

心理健康问题正在上升

人们的心理健康日益成为影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

在连续失眠1个月后,在北京从事公共关系工作的戴军进入了心理诊所的大门。

“加班,压力,晚上非常焦虑,无法入睡。”戴军说,他认为这只是暂时性的失眠,直到睡眠引起的焦虑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他才发现“心理可能生病”。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傅晓兰表示,中国已进入信息化和网络化时代。生活和工作节奏加快,身心压力大大增加。人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比身体健康问题更严重。情况比较突出。

近年来,心理健康研究还发现,中国不同人群的心理健康问题呈上升趋势。根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发布的“心理健康蓝皮书”《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11%-15%的人心理健康状况不佳,可能有轻度到中度的心理问题; 2%-3%的人心理健康状况不佳可能有中度到严重的心理问题。

对于个人而言,心理健康对生活和幸福至关重要。专家说,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的人社交功能受损,能过正常的生活。因此,轻微的心理问题往往被忽视。如果心理咨询不及时,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心理问题。

对于社会而言,精神疾病日益普遍将导致更严重的问题。 2011年,《自然》杂志发表了关于心理障碍负担的统计数据,表明心理障碍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中低收入国家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傅小兰认为,人民的心理健康日益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例如,科技工作者,公务员,儿童和青少年,特别是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中华民族的全面复兴有关。

“只有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充分预测,指导和改善个人,群体和社会的情感和行为,才能提高人民的心理素质,促进人民的心理健康,增强民族凝聚力。“傅小兰说。

心理健康意识低下

缺乏对精神卫生服务专业性和有效性的认识限制了人们对精神卫生服务的需求和利用。

我害怕与他人交流,我害怕接听电话并参加聚会.许多网民用作笑话和“片段”的“社交恐惧症”实际上可能是一种精神疾病。更严重的“社会恐怖”实际上是一种焦虑。其中一个症状。

尽管公众越来越关注心理健康,但许多人仍然缺乏关于心理和情绪问题的“自我认知”。《健康中国行动》指出,公众对常见精神障碍和心理行为问题的认知率仍然相对较低,而且缺乏预防知识和积极的医疗意识。一些患者及其家属仍有耻辱感。

让公众了解心理健康知识和求助信息,正确理解心理问题,并在遇到问题时寻求专业帮助。

理解知识很重要,但掌握技能更重要。一些调查发现,心理健康知识与心理健康水平没有显着关联。公众有很多心理健康知识,这并不意味着心理健康水平良好。相反,心理健康技能与心理健康水平密切相关。专家表示,在普及心理学科学知识的过程中,既要注重知识的传播,又要传播心理健康技能。

同时,作为全社会关注的民生热点,“一老一小”群体的心理健康问题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中国是世界上老年人数最多的国家。专家指出,中国的老龄化进程伴随着城市化,家庭小型化和空巢。老年人面临生活,身体状况和社会关系的变化,如慢性病,失去伴侣或老朋友等,很容易滋生心理问题,但往往不知道或不愿意寻求帮助。

在这方面,《健康中国行动》提议实施老年人心理健康预防和干预计划,为贫困,空巢,残疾,痴呆症,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和独居老人提供日常护理和心理支持服务。

如何发现和解决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长陈雪峰指出,教育体系已经出台了一系列青少年心理健康政策,但在家庭层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您可以尝试通过家长学校或家庭 - 学校集成平台进行构建。学校和家长关心孩子的心理健康。

精神卫生服务供应不足

中国的社会化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尚未建立,大多数地区尚未开展心理健康服务。

虽然公众对心理健康咨询和治疗的需求很大,但中国目前的心理健康服务远远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服务仍然不方便。

缺乏人才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有学者指出,中国的心理咨询业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快,员工培训不够,临床经验不足,公众信任度低。与此同时,精神卫生服务体系仍然不健全,专业人员严重不足。社会化精神卫生服务体系尚未建立,大多数地区尚未开展心理健康服务。

根据《健康中国行动》中提出的目标,到2025年和2030年,中国每10万人口的精神科医生人数将达到3.3和4.5。即便如此,每10万人中有5-10名医生的国际标准仍然存在差距。

据了解,中国心理治疗师的准入门槛相对较高。首先,至少是精神或心理学本科学位;第二,需要3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掌握精神科各种疾病的特点;第三,它需要超过100小时的连续训练,完成至少3次心理治疗案例分析;第四,有必要在中级以上拥有专业头衔。

在这方面,《健康中国行动》澄清,有必要增加专业人员的培训,建立工作岗位,并改善薪资分配制度。鉴于目前各类医疗机构普遍缺乏心理健康服务能力,需要各类医疗机构。有心理行为问题的人员提供标准化的医疗服务。

除了专业人才短缺外,由于目前心理治疗价格低廉,医院一般不愿意开展心理治疗服务。

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启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一些心理咨询机构中,心理治疗师每小时收费可高达300元至2000元,但在医院,医生每次收费不到100元,而且很多心理治疗由于地位低,缺钱,上升空间有限,老师离开了医院。

然而,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心理治疗师有望获得更多“发挥拳头”的机会。今年,中国启动了包括北京在内的10个城市推广临床开发的试点项目,鼓励在医疗机构执业五年并获得中级及以上职称的医生,并开设全职或兼职专科诊所。《健康中国行动》还建议培养社会化精神卫生服务机构,鼓励心理咨询专业人员建立社会心理服务。通过购买心理社会服务的服务逐步扩大服务范围。

《人民日报海外版》